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王阳明的六堂人生课

时间:2020-09-02 21:18 来源:石嘴山日报 编辑:石嘴山日报

核心提示

王守仁,幼名云,字伯安,号阳明,谥文成,人称王阳明。王守仁是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非但精通儒、释、道三教...

王阳明的六堂人生课

王阳明的六堂人生课

  王守仁,幼名云,字伯安,号阳明,谥文成,人称王阳明。王守仁是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非但精通儒、释、道三教,而且能够统军征战,是罕见的全能大儒。视觉中国供图

  “王阳明是谁?”

  这谁不知道啊,不就是那个提“致良知”的圣人吗?不就是那个立德立言立功都第一的“明朝一哥”吗?不就是那个能呼风唤雨,让日本大将军也“一生惟拜”的传奇战神吗?

  “我不是这个样子!”

  分明听到王阳明一声断喝。

  哪来天生的圣人?我只不过是个肯下笨功夫的庸人;哪来不朽的“第一”?我只不过是个有血有肉、愈挫弥坚、知行合一的普通人;哪来无敌的“战神”?我只不过是一位和你一起切磋践履“心学”的师友和战友:为什么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我们正在出品筹拍电视连续剧《天地人心·王阳明》,就是小心谨慎,不乱拍阳明先生马屁,如果把阳明先生当作一位可亲可爱的师友,相信阳明先生会开心快乐起来,真诚传习,娓娓道来!

  听听王阳明穿越500年分享的六堂人生课吧!

  第一堂课:立志而圣则圣矣

  “故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衔之马,漂荡奔逸,终亦何所底乎?”

  这是王阳明在《教条示龙场诸生》中的一句话。当时王阳明九死一生被贬到贵州一个穷荒之地做驿丞,但他依然讲学不辍,无论来的是学者官员,还是汉苗贫民,王阳明都真诚相待。其中,围绕“立志做圣贤”展开的一次次传授、交流,常常令来者乐而忘返。

  自顾都不暇,温饱尚不足,哪还有这等做圣贤的心事?这恰恰是王阳明过人之志,因为在他心中:人人皆可成圣贤。

  他的一生中因为坚持这个当时的“异端邪说”,受过包括自己学生的讥笑和误解。

  比如,个性极傲的学生王艮一直不屑此论,一次出游归来,王阳明问他:“都见到了什么?”

  王艮刻意用异常惊讶的声调说:“我看到满街都是圣人。”

  王阳明微微一笑,借力打力:“你看到满大街都是圣人,满大街的人看你也是圣人。”

  王艮尴尬一笑:“都是圣人。”

  王阳明点头说:“对!人人都是圣人,谁也不比任何人差。”

  王阳明虽然追求做圣贤,却反对自以为是,把“圣贤”挂在口头上居高临下教训人——被教训的“人家”也是圣人啊!若把人家当愚夫笨妇,自己也要成愚夫笨妇,平等无欺。如果扛着个“圣人”去给“俗人”讲学,“俗人”会吓跑,还有谁能用心来听?又有谁能信而学、学而做呢?

  这位王艮后来对老师心服口服。对于这位充满怀疑精神、不求得真理不罢休的学生,爱才惜才的王阳明感慨地对学生们说:“当年我在抓住叛乱的宁王朱宸濠时,内心连一丝波动也没有,今天却因为这个人而感动了。”

  还有一位学生想“将”老师一军,指着门口正在拔草的农夫说:“你说人人都可成尧舜那样的圣人,他们也算吗?”

  王阳明平静地点点头:“尧舜拔草也不过如此!”

  是的,对于王阳明来说,做圣贤的目的不是追求外在的功名利禄,而是发现内化于心的本有良知的过程,通过读书学习致得自己的良知,并按良知行事,哪怕是诚外无物地拔草,也都是圣人或君子。

  身为状元之子,王阳明自小就接受了良好的儒学教育。

  与时人不同的是,他读书学习却不以科举考试为目的,因此还被父亲揍过一顿。王阳明11岁在京师读书时,曾问私塾老师:“何为第一等事?”私塾老师说:“惟读书登第耳。”王阳明却并不认同,认为“登第恐未为第一等事,或读书学圣贤耳。”

  此话传到父亲王华那里,问:“你懂什么叫圣贤?”

  小王阳明答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人就是圣贤。”

  王华说:“这只是理想主义者的梦话,你怎么就当真了!千年才出一位的圣人,你怎么能比?”

  小王阳明反驳道:“怎么就不能比?大家都是人。”

  状元父亲哑然沉思,从此不再笑话儿子。

  如何才能实现“读书学圣贤”?王阳明开出的良方是:先立志。

  这也不是突然就顿悟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