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浏阳市应急局蔺传球:为千余家烟花爆竹等高危企业站岗

时间:2019-09-16 17:14 来源:石嘴山日报 编辑:石嘴山日报

核心提示

蔺传球个子算不上高大,头发已花白大半,普通话也谈不上标准,走路带风。典型的国字脸上,时刻挂着微笑。初见...

蔺传球个子算不上高大,头发已花白大半,普通话也谈不上标准,走路带风。典型的国字脸上,时刻挂着微笑。初见时,他手中的公文包因装的文件太多有些被撑变形,一双似有年头的休闲皮鞋有些打眼。就算在政府机关里碰到,也顶多会被当做来城里办事的村支书。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谈不上有特色的人,在过去16年里却和他的同事们干出了让所有人亮眼的成绩。

浏阳市应急局蔺传球:为千余家烟花爆竹等高危企业站岗

浏阳是世界闻名的“烟花之乡”,共有1200余家烟花爆竹等高危企业,对于蔺传球和浏阳市应急管理局而言,无疑是“坐在火药桶”上。但16年来,浏阳的烟花爆竹产值增加了8倍,事故发生率却下降了90%。

在一些人看来,安监是一项“只栽刺不种花”的工作,也有人曾觉得蔺传球就是一个喜欢“找茬”的角儿。而在蔺传球看来,“安监工作不找茬只纠错,我们只是要把危险隐患消除在襁褓之中,是在为老百姓的安全‘值班守夜’”。

相逢一笑泯恩仇

几年前一次开会,浏阳一名烟花厂的老板找到蔺传球,抓住他的手大力握着说:“蔺副局长,您是个高人啊,当年不是你,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

蔺传球说,他当时想起了鲁迅的一句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蔺传球与浏阳的烟花厂老板们自然不是兄弟,但却并不缺少“恩仇”。

作为第一代安监人,在那个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年代,去跟企业老板谈安全生产,别人会觉得你是“无事生非”。

追求利益最大化、制度法规不健全、老板们的侥幸心理,都是挡在蔺传球前面的大山。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老人与海》里面的那个渔夫,在与时代的大海搏斗。

“这不是某一个老板的问题,是那个年代特有观念的问题。”蔺传球说,可能是他的思想观念太过“前卫”,在那个年代显得有些“突兀”。但是,那就是他的工作,安全生产问题绝对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头挑着的是生命安全的守护,一头挑着的是依法履职的忠诚。”

2006年4月30日,蔺传球带队检查时发现有一家生产铝银粉的危化企业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办公生活区的房子距离存在爆炸危险的生产车间只有5米远,而国家规定的安全距离是25米。”蔺传球说,当时在办公生活区里有10多个长期工作生活的人,一旦出现爆炸,5米的距离基本无生还可能。

检查组当即下达了限期搬离并拆除该办公生活区的指令,但是该企业投产不久,产品质量不稳定,效益不佳,厂区内无法解决办公场所,老板认为蔺传球是小题大做,不通情达理,拒绝搬走。

浏阳市是一个县级市,越往基层,熟人社会的能量更为活跃。指令下达几天,前来找蔺传球说情的人一波接一波,但蔺传球一律拒绝。

5月22日,蔺传球再次带队检查时发现,该企业竟然原封不动。蔺传球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找到负责人说:“这个问题没有商量的余地,今天不落实整改,我们不会走,你不安排人,我们自己动手拆。”说完就去找来梯子,直接上房掀瓦。

老板看蔺传球如此坚决,只好执行拆除指令,在安全距离外重新修建了办公楼。

2009年7月25日凌晨,蔺传球被这个老板的电话惊醒,老板在电话里哆哆嗦嗦地说:“好在办公楼搬走了,没有人员伤亡,你们救了我,你们救了我!”

当天凌晨,该企业的铝银粉生产车间发生了爆炸,原来办公区地址上的建筑物被爆炸冲击波夷为平地。

没有赢家都是输家

过去十几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作为第一代安监人,“恩仇”二字又何尝可以将他们与企业间的故事全部概括?

2003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快,安全生产问题越发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国家为此专门成立安全生产监管部门。当年7月,蔺传球从浏阳市政府办调入刚组建的市安监局担任副局长。

浏阳市应急局蔺传球:为千余家烟花爆竹等高危企业站岗

有意思的是,早在国家设立安监部门之前,蔺传球就已经连续两年被评为“安全生产先进个人”,因为在政府办进行大督查中就他对当时浏阳的安全生产格外关注。

“这可能也是我被调到安监局的原因吧,命运!”对于为何会进入安监局工作,蔺传球认为其中不乏命运的因素。

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说过,命运的力量就像大河一般,来势汹汹地贯穿我们一生。而安监工作注定成为蔺传球的一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蔺传球说,安监工作并不好干,这是一项“得罪人”概率非常高的工作,而且浏阳遍地是需要被得罪的企业。

“你是为大家好,但别人不一定会这样认为,我们把身边的人都得罪了,这样做是否值得?”蔺传球的感触或许是所有安监人的困惑。

与得罪人这种隐性损失相比,有时甚至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