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广涉海陆空探源古文明(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时间:2020-06-22 07:53 来源:石嘴山日报 编辑:石嘴山日报

核心提示

“南海1号”水下状况图。 资料照片 杨林(右一)带队到贵州平塘县考古调查。 上世纪90年代,北京大学考古专业部...

广涉海陆空探源古文明(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南海1号”水下状况图。
  资料照片

 

广涉海陆空探源古文明(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杨林(右一)带队到贵州平塘县考古调查。

 

广涉海陆空探源古文明(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上世纪90年代,北京大学考古专业部分学生在中国历史博物馆西门合影,其中前排右一为杨林。

 

广涉海陆空探源古文明(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人物小传

  杨林:1957年出生,中国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原主任、中国国家博物馆终身研究馆员。他主持科技部、国家文物局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遥感技术在中华文明探源中的应用研究”等多项国家和省部级项目课题,为填补我国在水下考古和遥感与航空摄影考古方面的空白,作出了贡献。

  

  6月初,受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委托,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综合考古部原主任杨林,以专家组组长身份,到浙江、安徽、江西、云南和湖南等地调研。一路走过,杨林关注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文化线路遗产以及文旅融合、革命文物保护传承等课题……忙碌的行程,对已然退休的杨林而言,早已习惯。

  一辈子钟情考古,涉足田野考古、水下考古、遥感与航空摄影考古,闲不住的杨林被同行称为“海陆空”三栖队员。“在考古国家队里,我潜过水、上过天,可能是走过地方最多的人。”杨林笑着说。

  “考古只有去到现场、亲身参与,才能知道其中奥妙”

  一路大步流星,杨林从国家博物馆大门走进他的办公室。书柜、书桌、小推车甚至地上,室内目之所及都是书。

  “这些是我们在南海水下考古调查、元上都航空摄影考古的成果,还有在新疆遥感考古勘探的资料!”杨林一边说,一边转身从书柜里抽出书和资料。这些在外人看来杂乱无章的资料,在杨林心里却井井有条,信手拈来。“所有的古代遗迹都和现代社会有着密切联系,科学地把历史遗迹与它当时所处的地理人文环境、社会形态、古代文献等联系起来观察,就会发现许多有意思的东西。”杨林说。

  在不少人眼中,考古学要么深不可测,要么枯燥无趣,可杨林却怀有特殊的热爱。杨林解释,这与他的成长环境密不可分。“我祖籍是河北行唐平山一带。小时候,大人们就告诉我,中山靖王的中山国就是我们那儿。”

  1968年,当时的科研工作者在河北满城发现了中山靖王刘胜的墓葬。这一发现,让在读小学的杨林对考古有了初步印象:原来,文学著作上描写的人物和事件,现实中真的存在并正在不断被后人发现……

  几年后,一个比满城汉墓还早几百年的墓葬——战国中山国王厝墓在河北灵寿被发现。“墓中出土的青铜大鼎、方壶、圆壶被称为中山三器,那些山字形铜器、错金银瑞兽和独特的中山国文字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谈起考古发现,杨林如数家珍。他回忆道,“那时候我上初中,和几个同学一起去故宫看出土文物展。看了之后很有感触,原来考古是一门妙不可言的学问。”

  1978年,杨林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在这里,他遇到了他追随一生的导师——著名考古学家俞伟超。此后,从田野考古到科技考古,从水下考古到遥感考古,杨林跟随俞伟超先生一起,与中国考古事业一路前行。

  黔桂古驿道考察、古都上空航拍、闽东小镇潜水勘探……“即便现在退休了,一年中还是有将近一半时间在考古现场。”杨林说,“考古只有去到现场、亲身参与,才能知道其中奥妙。现在科技水平越来越发达,许多重大科研成果问世,我想趁身体还跑得动,尽量多去实地考察。”

  “现在条件好多了,科技发展为考古插上了翅膀”

  1986年,佳士德拍卖行,大量中国瓷器公开拍卖。当时在国家文物局负责涉外考古的杨林受命处理此事。

  调查发现,这批文物来自明清时期沉没的一艘古代商船,由英国人哈彻打捞并拍卖。“当务之急是维权。”杨林回忆当时情景:“国际海洋公约规定,国际海域发现的无主文物,文物的产地国有权追索。”

  这次维权之路让人们认识到水下考古的重要性,水下考古工作随即开展。1987年6月,杨林与同事受命赶赴荷兰,系统接受了潜水、水下文物保护、水下考古发掘等基本技能训练,成为中国第一批水下考古专业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