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正文

烧炭自杀的年轻人留下重重谜团

时间:2020-10-24 10:38 来源:石嘴山日报 编辑:石嘴山日报

核心提示

当事人与家属的聊天记录。受访人供图噩耗同时传到两个家庭——10月10日,甘肃省靖远县的薛守国和陈启雄分别收到...

烧炭自杀的年轻人留下重重谜团

烧炭自杀的年轻人留下重重谜团

烧炭自杀的年轻人留下重重谜团

当事人与家属的聊天记录。受访人供图

噩耗同时传到两个家庭——10月10日,甘肃省靖远县的薛守国和陈启雄分别收到了女儿薛欣欣(化名)和儿子陈晓伟(化名)在南京市一所酒店公寓自杀身亡的消息。

经证实,这两位刚满20岁的大三学生是一对情侣,就读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网络技术班。今年7月,他们以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劳务派遣人员的身份,来到位于南京市的中国电子熊猫集团顶岗实习。

家属从公安机关得知,两名大学生从网上预订了3天房间。10月9日,酒店工作人员第一次开门未果。10月10日,警察破门而入,发现他们不仅反锁了房门,还用胶带堵住了缝隙。卫生间里放着两个烧炭的盆子,法医鉴定,死因是“碳氧中毒”。

薛守国告诉记者,家属从警方得知,陈晓伟在现场留有遗书,大意是“生活太累了,失望了”。

薛欣欣的叔公薛占峰称,他看过监控视频,两名年轻人最后一次出现是在10月6日23时之后。他注意到,薛欣欣推了陈晓伟一下,“神情不太像要自杀的样子”。除此之外,监控摄像头还记录了二人3次出入公寓,带酒、带盆、带着一个小黑包的画面。

10月19日,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双方家长表示,对两人自杀原因存疑,同时质疑学校、用工单位、劳务公司存在管理问题。目前,南京市公安局摄山派出所初步认定两人系自杀,并未立案,学校与家属正在协商处理此事。

多方信源表明,悲剧酿成以前,两位大学生欠过数额过万元债务。薛守国还帮女儿还过1万多元贷款。但两人自杀的原因仍是一个谜团。

“少说也有两三万元(债务),光他们宿舍,就有一位同学至少借给他1万元。”薛欣欣的姐姐提供的录音中,南京景煌劳务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说,她能确定陈晓伟背着债务。记者求证时,该工作人员重申此事属实。

一位同学也表示,实习期间,陈晓伟多次向同宿舍的其他3名同学借款,但每次都有借有还,借款理由是给女朋友看病,没想到最后一次,人没了,钱也要不回来了。离开时,他还带走了同宿舍一名同学的笔记本电脑。

在他眼里,陈晓伟老实,不爱说话。他曾发现陈晓伟在手机上玩一款类似抽奖的游戏。当时陈晓伟解释,这个游戏是花钱买的。

然而,父亲陈启雄却是在事发之后才从学校一位黄姓老师口中听说,陈晓伟或许和“黑拳”(有赌博性质的非法拳击比赛)扯上过关系,是否有外债,他并不知情,此前也没有收到催债信息。

在父亲眼里,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陈晓伟很“规矩”。他不止一次说,自己以后要好好挣钱,让妈妈不干活了。

陈启雄还说,自己在生活费方面从未“亏待”过儿子。他以前是瓜农,这两年又四处下煤矿、做小工,只要儿子说“没钱”,他都会“千儿八百”转过去,上头的哥哥姐姐也不时给弟弟打钱。

陈启雄知道,薛欣欣和儿子在县里的职业高中就是同学,上大学后,两人似乎是在谈恋爱。所以,他还会稍微把钱给得宽裕些。

薛欣欣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好几位亲戚认为,她性格开朗、手脚勤快,在家里较受父母偏爱。

但在今年3月,薛守国曾为女儿的事情生过气。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当时,薛欣欣在家里上网课。她偷偷从微信转走了母亲两三千元。被察觉后,她给出的理由是,陈晓伟的妈妈得了病,她贷了一笔钱,把钱借给了陈晓伟,现在要还贷。

为此,薛守国向陈晓伟求证过,陈晓伟承认确有此事,但他的母亲已经不治身亡。

直至双方家长见面,薛守国才得知,这是一个谎言。“那时就想着人落难,也不好意思再追究钱。”薛守国说,当时,他第一次知道女儿在谈恋爱,但父女俩并没有就这一问题细聊。

今年7月11日,薛欣欣外出实习后,薛守国又接到了来自兰州、武汉、北京的催贷电话,并在短信中接收了一份广东德纳(武汉)律师事务所发来的律师函,显示薛欣欣在京东金融欠了款,“多次催收,迄今仍未清偿”。次日,薛守国转给女儿9000元。

薛欣欣后来在微信里告诉父亲:“我全部还清了,就7850元,我在(再)没留,我会注销掉,就再也不能用(了)。”她还发给薛守国一张显示“全部待还0元”的账单。

8月28日,薛欣欣分别转给父母1000元,说自己发了3500元(的实习工资),剩下的够花了。